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防守还是反击?第三次“稀土大战”将会怎么打?

2022-11-24 01:15:41 880

摘要:太快了!继中国物流集团之后,又一央企“巨无霸”诞生。12月22日,中国稀土集团获国务院批准,同意中国铝业集团、中国五矿、赣州稀土集团、赣州市人民政府等进行相关稀土资产的战略性重组。新公司挂牌仪式将于近日在江西赣州举行。一个集中了中国几乎全部...

太快了!继中国物流集团之后,又一央企“巨无霸”诞生。12月22日,中国稀土集团获国务院批准,同意中国铝业集团、中国五矿、赣州稀土集团、赣州市人民政府等进行相关稀土资产的战略性重组。新公司挂牌仪式将于近日在江西赣州举行。

一个集中了中国几乎全部稀土资源,全世界90%稀土产能的产业巨无霸的诞生,将改写世界稀土资本布局、科技产业发展进程,以至影响人们的生活。

第三次全球“稀土战争”已经打响。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千万不要小看稀土,仅仅把它当作一种离我们生活十分遥远,而又陌生的矿产,稀土作为十多种元素的总称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没有稀土就没有先进的战机来保卫我们的安全,没有稀土就没有新能源汽车为我们提供出行的便利,没有稀土就没有芯片,也不会有我们早已离不开的智能手机。

可以说没有稀土就没有新能源、没有高科技。如果50年前,稀土还仅仅是世界工业的“味精”,那么现在稀土则已经成为世界高科技产业不可或缺的“食盐”。

谁掌握稀土资源,掌握稀土的开采、提纯、应用的产业链,谁就将拥有改变未来世界格局、资本流向的能力。

正因为其重要性,一场围绕着稀土资源和供应链,长达20年的全球“稀土战争”其实早已打响。

中国稀土产业在经历了最初的懵懂、混乱之后,进而转入战略防守和僵持,而现在随着稀土集团成立,一场中国稀土转守为攻的历史变革就在眼前。

整个变革还要从第一次“稀土战争”讲起。那是一次至今还令人扼腕、心痛的“内战”。

01痛心疾首:第一次“稀土大战”

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稀土开始被广泛的进行工业应用以来,稀土作为特种钢材、高强磁铁、光学玻璃、半导体生产、石油化工等关键添加材料和催化剂就受到全球各大先进工业国的高度重视。

中国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陆续开始了稀土矿藏的规模化开采,但是由于当时中国缺少提纯、冶炼和应用的相关技术,中国只能进行最基础的原矿开采和出口。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对外贸易的发展,稀土更是作为一种利润“极高”的出口创汇产品,被几乎没有节制地开采。

贯穿上世纪80、90年代和21世纪的头十年,整整30年中国稀土年出口量从不足20吨,发展到超过8万吨,足足增加了4000多倍,仅中国就占据了世界近90%的稀土产量。

当时,本着“效益优先”、“有水快流”的原则,不仅各大国企加入了稀土开采,各种类型的矿企也加入了疯狂开采的大军。

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美稀土开采陆续关停,中国也被称为世界稀土“第一大国”。

然而,这种依靠出口战略级资源得来的“第一”光荣吗?世界稀土资源真的全都集中在中国吗?

当然不是。在中国疯狂扩大稀土出口的背后,是全球稀土价格的崩塌。稀土平均价格从1990年的11700美元/吨一路跌至2005年的7430美元/吨。中国国内的几百家企业、上千个矿厂,各自为营、竞相压价、盲目扩产,整个市场陷入了恶性循环。原本宝贵的稀土矿被买成了白菜价。

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欧美日等先进国家的稀土开采、冶炼产业被挤得纷纷破产倒闭,大量技术和产业转移到了中国,中国的稀土提纯、冶炼技术得到了飞速发展。中国从仅仅出口原矿,逐步发展为出口精炼矿、稀土初级制品为主,占据了世界稀土产业的80%份额。

但是,这种资源野蛮开发的模式必将不可持续。

从稀土储量上来看,中国其实并不占有绝对优势。在已探明储量中,中国占全球稀土储量的比例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的71%以上,下降到了23%以下。

中国是在用世界23%的稀土矿藏在支持着世界80%的稀土供应。如果按照当时的开采、出口速度,中国的稀土储备仅能维持15年至20年的开采,在2050年后,中国反而可能沦为稀土进口国。

而且,美国也不是没有稀土,除了个别重型稀土外(稀土按原子序数还可以分为轻、中、重各种类型),美国的稀土储量也达1300万吨居世界第三位。巴西、澳大利亚、东南亚和非洲也有大量稀土矿藏。只不过人家不开采,或者说被中国的疯狂倾销模式,搞得根本就没有大规模开采的必要。

从产业上来看,欧美目前依旧掌握着稀土产品的关键技术。除了在钕铁硼高性能磁铁、光学玻璃等个别领域中国已经超过美欧外,在芯片、化工、航空、航天等多个方面的稀土应用中,中国尚未掌握全部核心技术,并且中国稀土产业还面临着稀土替代技术的挑战。

从环境上来看,不受节制的稀土开采、甚至是野蛮开采,给自然环境也造成了难以恢复的创伤,尤其是重型稀土的开采。

中国的重型稀土主要分布在江西省的赣南地区,就在绿树掩映的丘陵山坡之下。推到树木,剖开地表土壤,露出的就是富含稀土的风化花岗岩地层。然后,将整个山体浇上强酸,在强酸的浸泡、腐蚀下,稀土元素顺着山体流向早已挖好的沉淀池,再倒入草酸进行沉淀,最终得到的就是稀土原矿。这是疯狂进行开采,最简单、成本最低的方式,也是私采、盗采最容易使用的方法。

用蛇皮袋装好的稀土原矿就摆在公路的两边,等待客户来购买。而离开公路,翻过一道山岭,就是光秃秃的被强酸腐蚀过的连片山体,以及点缀在其间,泛着孔雀蓝的污水。中国南方丛林中的“沙漠”,这是当时赣州市下属某副县长给全国人大提案中的表述。每逢暴雨赣江都是蓝色的。

中国稀土产业的内部混战给中国经济、产业、环境造成的损失和危害只能用触目惊心、痛心疾首来形容。

02痛定思痛:第二次“稀土大战”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政府终于在2005年开始了对全国稀土行业的整治,并在2009年宣布将大幅削减稀土出口配额。

就此,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稀土大战”也拉开了序幕。

在中国刚刚宣布,为保护环境将大幅减少稀土出口配额的2009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就将中国告上了WTO的“法庭”。

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在干预市场。欧美可以以环保之名,放着石油、稀土、煤炭等资源不开采,但是中国的稀土不行,而且价格贵了还不行。

尽管中国政府对此进行了据理力争,说明了稀土开采给环境造成的严重破坏,但是被“踩住”命脉的西方国家这时还哪里顾得上“环保”这张脸面。最终,中国还是在WTO的仲裁中败诉。

然而,更令政府难办的是,在面对当时中国万马奔腾般的国内稀土企业时,一纸出口配额根本就管不住企业对于利益的追逐。尽管2012年,中国稀土出口配额比上一年下降了近50%,但是全世界的稀土供应并没有下降太多。大量的中国稀土通过走私,或通过粗加工变成稀土初级产品,依旧在大规模向海外涌去。

而国内的稀土盗采更是屡禁不绝,甚至已经是半公开的开采。在一些稀土矿区甚至可以看到,在夜晚几十辆装满盗采矿石的“百吨王”载重卡车开着大灯排成一排,从检查站的旁边驶过,而无人理睬。

众多的稀土企业对此也是有苦难言,毕竟在激烈的竞争下,谁先限产、涨价,谁就先死。

事实证明,单靠简单的行政命令并不能改变市场的行为,并且还有可能遭受来自国际舆论的巨大压力。

要想改变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还必须从改造市场的内部结构入手。谁是中国稀土市场的组织者,哪里又是关键环节?

于是,在经过将近两年的调查和酝酿之后,在2012年中国再次发起了第二次“稀土大战”的二次战役——“全面整合稀土企业”,将原来几百家企业整合为六大国有集团,收回所有私人承包、私人经营的稀土矿并给予补偿。

2012年3月11日,原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接受“新闻采访”时表示,“稀土整合的目的是为了珍惜资源。未来稀土生产企业组建成功后,将只保留2~3家大型稀土企业。”

之后历经从2012年到2014近两年的不断整合,从省内整合、到跨区域整合,从体系内整合逐步发展为跨领域整合,最终形成了中国稀土“六强”并立的格局。

中国北方稀土集团、广东省稀土产业集团、中铝集团、厦门钨业、五矿集团和赣州稀土集团,六大国有企业掌握了中国几乎全部的稀土资源和生产。

国内稀土开采的无序竞争状态被彻底改变。中国稀土产业也开始进入良性循环阶段。

除2020年受海外需求萎缩影响外,中国的稀土出口基本稳定在4万至5万吨之间。稀土平均出口价格也结束了之前的白菜价和2012年前后的暴涨暴跌行情,近年一直稳定在了9000至10000美元/吨的水平。

中国对稀土产业的整合和管理,并没像西方媒体炒作的那样引起市场的动荡、卡断世界产业的命脉,反而是让市场变得更加理性和稳定。

因为中国整合稀土产业不仅仅是要掌握稀土的定价权,更是要谋求稀土产业,乃至整个以稀土为基础的科技产业的良性发展。

毕竟不仅仅中国有稀土,也不仅仅是西方国家需要稀土,随着中国新能源、新材料的发展,中国才是世界第一稀土消费大国。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才有了中国稀土进一步的整合,以及下一步更为激烈的国际竞争。

03第三次“稀土大战”拉开序幕

随着中国稀土集团的成立,第三次“稀土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按照国务院的批示,中国铝业、中国五矿、赣州稀土将被整合成更大的稀土集团。这似乎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国内稀土资源的整合,但更多的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其实前文已经提过,中国的稀土储量现在其实只有全球的23%,并且随着新矿藏的发现和中国的消耗,这个比例还会进一步下降。死守着中国国内的稀土储量,必然是没有出路的。这些稀土矿中国不开采,其他国家迟早也要开采。

中国必须凭借着目前在稀土开采、提纯等方面的产业优势提前布局,参与多元化的国际资本合作,真正掌握世界稀土资源的话语权。

目前,中国企业已经在南非、马达加斯加、澳大利亚,以及格陵兰岛等多地开启海外稀土项目,然而,这些项目的进展却并不顺利。

中国“六大”稀土集团尽管在国内都是“巨无霸”般的存在,但是拿到国际市场上则依然显得势单力孤,再加之来自西方各国的政治施压和干扰,海外开矿的风险和资本需求,这不是一家企业能够单独承受的重担。

而且,中国企业的分散出海也早有教训。在中国铁矿石、铝土矿出海投资的过程中,经常面临被对方各个击破,甚至中国企业自相竞价的问题。

因此,抱团出海、集团式合作、集体谈判,这种在中国“医改”“铁矿石谈判”中屡试不爽的模式,再次被在更大的规模上进行了复制和推广。

原来是五个指头戳人,现在是一个拳头出击。中国稀土集团需要走出一条真正拥有足够话语权的国际稀土合作路线。

此外,还有第二个变化,那就是来自全球越发激烈的科技产业竞争。

随着疫情的缓解,美国和欧洲迟早要开始再工业化、重新缝补供应链的缺失,尤其要在高科技领域继续遏制中国的发展,打散“全球资源向中国汇聚的趋势”。

不管是否能成功,但是他们一定会这样做。这是来自西方文明对于东方崛起的原始恐惧,源于现行资本体系中“赢者通吃”的内在逻辑。

目前在芯片产业、5G技术、新能源等诸多方面,中美之间已经在进行着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而这些产业的共同“核心”之一就是稀土,以及稀土的应用技术。

这迫使中国的稀土产业必须迅速地向更高水平发展,与诸多产业领域进行更密切的合作。这显然是一个企业难以完成的。

因此,组建更大的产业集团,将稀土生产的上游环节,各种类型稀土的不同技术,稀土产品开发的中游环节,以及新能源、电子科技等稀土产业的下游环节进行有效打通、联合,这将是进行资源整合、触发科技创新的有效方式。

第三次“稀土大战”涉及的将不仅是稀土本身,也不是国内的稀土资源,而是将在更广阔的科技领域和国际市场上展开竞争。随着中国稀土集团成立,一场中国稀土“转守为攻”的历史变革也将拉开序幕。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